最專業的升降機、升降平台製造商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因人民幣貶值 中國製造業成本出現大幅下跌

近幾個月,由於人民幣貶值,原材料和工業投入品價格下降,中國製造業成本出現了大幅下跌。在製造成本攀升時期,中國的製造商不能靠價格競爭,而成本的大幅下跌使他們恢複了靠價格競爭的能力。如今,他們可以降低產品價格,收複曾經失去的生意。

  但這並不是一條妙計。中國製造商與其費盡心機地把價格定得比其他製造商更低,倒不如將盈餘用來與西方客戶建立起更具意義的關係,並借此創造出獨特的價值。

  2014年3月中國政府進行改匯,擴大了人民幣兌美元的浮動區間。這意味著,與過去相比人民幣價值可以有更大的波動。此後,市場力量產生作用,人民幣價值隨之開始下跌。自2014年伊始,人民幣已貶值2.3%。隻靠人民幣貶值,處在盈虧臨界點上的中國製造商就能馬上盈利。

  中國製造業向世界其他國家出口產品,推動著中國經濟的發展。目前,側重出口的中國製造業主要是為發達國家生產原材料密集型的機電產品。部分勞動力密集型產品(如鞋和T恤)的生產已經轉移到了其他發展中國家。如今近60%的中國製造商處於低勞動力產業,而原材料成本則占到了總生產成本的80% 。

  隨著國內經濟發展放緩,中國的生產者價格已經連續24個月處於收縮狀態。中國的原材料價格直線下降。價低於1994年價格水平的時間超過了5個月,已經達到了二十年來的最低水平。其他金屬價格,如也大幅下跌,同時塑料價格也有所下降。

  投入品價格的下跌意味著中國製造商可以節省更多成本,因為直接材料和間接材料的成本在其成本結構中所占的比例大於人工成本的比例。原材料成本每降低10%,利潤會上升8%。

  但是,通貨的貶值、投入成本的降低和贏利空間的增大不應該成為中國製造商繼續在公開市場上進行價格競爭的理由。全球金融危機以後,供給超過需求,顧客要求供應商能做得更多,以此來贏得他們的生意。人民幣貶值與投入品價格的下降給中國製造商提供了一個機會,使其可以靠近西方客戶。早就應該在這方麵多做努力。

  增進對西方客戶的了解,能使中國供應商獲益匪淺。國際旅行價格不菲,獲得簽證十分不易,而在中國的生活與在美國的生活也迥然不同。因而,人對人的聯係是有限的,部分中國供應商也並不十分了解他們的客戶以及這些客戶所處的生活環境。

  這使中國供應商很難麵對客戶真正的擔憂。例如,供應商是否有能力在為特殊的最終用戶定製的產品上製造出特定的美學效果,達到專門的衛生標準。西方客戶所關心的其他問題還包括,中國製造商的生產計劃是否與發達國家的一樣精確,以及中國製造商的設計、管理以及融資能力是否能與發達國家的合格供應商相提並論。供應商與客戶之間膚淺的關係意味著,找到創造性的解決上述問題的方案幾乎是不可能的。

  騰出資金來建設客戶關係,是中國製造商應該認真考慮的事項。出差時安排美國客戶觀看棒球賽就是一個不壞的想法。

  中國的合約製造商也應該投資於國際客戶關係,改善其組織結構。無論是偶然形成的,還是故意為之,中國製造商往往與高收入國家的終端市場保持著距離。一些中間商,如采購公司、分銷商以及進口代理,也都將製造商與其終端客戶分隔開來,保持一定距離的合約關係很流行。小批量生產、臨時采購訂單、短期合約以及非股權與無約束的協議都很常見。零散而鬆懈的協議對於相對簡單的產品與小客戶來說也許足夠了。一個邁阿密的分銷商可以購入多種標準化的金屬管產品而不確定任何一個單獨的金屬管製造商。但向處於食物鏈高端的大客戶提供更為複雜的產品(中國正想朝這一領域進發)則需要完全不同的關係。更為緊密的關係,如長期供應協議與正式聯盟關係,將對製造複雜且高度定製的產品的公司更為有利。比如,美國紐約一家大型出版社希望設計出用於課堂教學的全新電子閱讀器,那麽在新產品上市之前,這家出版社就需要與完全投入的製造商進行長期的緊密合作。

  有了更為緊密、更為正式的關係結構,製造商就能夠進行定製產品的生產,也能夠提供設計和工藝方麵的合約服務。如果有了國際股權基金的幫助,中國製造商還可以在結合了供應商和西方客戶利益的新公司中取得股權地位。在雙方業務高度關聯,已經虛擬一體化的情況下,股權關係可以為雙方提供安全保障與可預測性。在成本攀升之時,中國製造商的利潤減少,內部資金枯竭,沒錢采取上述措施。現在人民幣貶值,投入品價格下降,利潤增加,正是投入盈餘與重要國際客戶建立更緊密關係的好時機,也是優化客戶關係結構的好時機。

  中國的企業高管也可以借此機會擺脫所謂殖民統治下百年受辱的說辭。事實上,今天最為成功的那些中國合同製造商大多位於沿海省市,這些地區在王朝晚期與革命初期受到歐美很大影響。

  認可歐洲在中國的商業教育文化遺產將是一個良好的進步。其他的方式很難想象,因為中國製造商麵臨的任務是開發在全球範圍內足具吸引力的產品,並為世界各地的多元顧客提供服務。

BYD技術品質責任
中國北車
法因數控
中國國家博物館
HPGC
中核集團江蘇核電有限公司
三環集團
皇明太陽能
濟南鐵路局
九陽
魯麗集團
CAMTC
三星集團
山東博物館
山東高速集團有限公司
勝利油田
泰安封禪大典
武漢理工大學
伊利
浙江大學
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公司
中國中鐵
中國航空工業集團公司
中國石油
中冶南方
北京機電院高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愛義行
海信電器